所在位置: 首页 > 人民法院案例选 > 读者之声 > 那些年陪我们走过的《人民法院案例选》

那些年陪我们走过的《人民法院案例选》

发布时间:2017-12-28 15:54:55来源:中国应用法学网

  近几天,小编根据人民法院出版社最新出版的《人民法院案例选(分类重排版)》丛书内容,陆续推送1992—2015年《人民法院案例选》中所有案例的分类汇编。文章发布后,收到了很多法友们的反馈,除了手动点赞,还有读者豪气地说:

  1992—2015年,24年的《人民法院案例选》一本不拉——这不仅暴露了你的学养,更暴露了你的年龄……
  小编也由此想到:悠悠24载,作为最高法院案例出版物中历史悠久的权威案例出版物,《人民法院案例选》与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法律人相遇时,都有哪些故事可挖掘?他们眼中的《人民法院案例选》是怎样的呢?
  例如,说起《人民法院案例选》,他们这样讲:
  大法官说——
  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辑的《人民法院案例选》,自1992年以来已经出版了71辑,成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出版时间最长、出版册数最多、影响最为广泛的案例著作。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沈德咏2010年为《人民法院案例选》题写的序言:《高度重视案例编选工作 充分发挥案例指导作用》)
  《人民法院案例选》是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的重要载体,是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开展案例研究工作的重要品牌。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李少平2015年1月9日在全国法院系统《人民法院案例选》通讯编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2004年,我担任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与案例打交道的机会更多了。因为当时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的主要工作,就是负责编辑《人民法院案例选》。这部系列案例集从1992年就开始编辑出版了,是我国目前连续出版时间最长的案例出版物。先是每月出1本薄薄的小册子,一年出版12集。到我接手担任编辑部主要负责人时已经改为每年出版4集,每集约有30万字,此后,每个季度出版一集的做法成为定制,一直延续至今。
  按照惯例,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所长是《人民法院案例选》当然的编辑部主任,所以我便从2005年起主持了《人民法院案例选》的编务工作。当时我的主要关切,就是如何顺利地把《人民法院案例选》编下去且保证它的品质不继续下降。因为随着案例读物越来越多,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各业务庭编辑的审判参考系列纷纷出版,加上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的编写人员缺少等原因,《人民法院案例选》的社会影响和发行市场都在萎缩。
  为了重振这本案例集的名气和影响,我和我的同事蒋惠岭副所长等带领全国法院的通讯编辑们对案例的编选格式和流程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探索,其中最突出的改革就是借鉴境内外案例或判例的编选经验,对案例的内容提炼出一个“裁判要旨”,以告诉读者该案例的价值和亮点所在。现在,对案例提炼裁判要点或者裁判要旨的做法已成通例,这种做法对于读者了解一个案例的价值和作用颇有帮助。就我的阅读习惯而言,读一个案例往往先看作者归纳的裁判要旨,如果我对裁判要旨不感兴趣或者不认同,那么对整个案例就不会感兴趣了。因此,提炼裁判要旨不仅是吸引读者眼球的需要,也是衡量编写者编选案例的眼光、能力和水平的一项基本功。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胡云腾为《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通纂》一书题写的序言:《案例是什么》)
  学者说——
  读书人一辈子谈得最多的是书。不但课上课下讨论,而且时有远方不相识的读者和学子来鸿。后者说完感想,每每还请求推荐书目……我就只谈自己的经验,提醒不要忘记两种:
  一是瞿同祖先生的《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
  二是《人民法院案例选》,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为什么?学子们感到意外。因为,受大陆法系传统和苏联教材的影响,我们的法学教育一向偏重教科书式的“原理”和法条的讲解。法律是当作一门“科学”,或者“适用真理般的规律解决现实问题的活动,不受任何价值观和社会因素的污染”(引自左卫民、谢鸿飞,《司法中的主题词》,载《法学研究》2002.02,页73),这样来看待并赋予价值的。读一读案例,研究一下政法实践的一个重要环节人民法院,及其运用、发展、存疑的学说,至少能补一些学校教育的不足吧。我自己为写书收集资料,从1992年10月“案例选”第一辑开始,每辑每案必读,至去年5月,拙著《中国知识产权》(英文)增订版交稿为止。觉得其编辑宗旨、入选案例和供稿法院的评析,均为同类出版物中的佼佼者。特别是责任编辑杨洪逵先生所撰的按语,最为精彩。有好几年,他一人负责民、商、知识产权和海事四大块的案例,凡属疑难重大的问题,不论实体程序,皆加按语而细致分析,知识之广博,令人钦佩。
  (摘自冯象:《法律人不该忘记的两本书》)
  曾经的编者说——

  廖老(廖伯雅——编者注)回忆说,1991年,从研究室主任的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受命组建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当时的条件是“一穷二白”,一些退休的老同志是法研所的主力,如单长宗,张慜、张向阳、周钰等。在最高法院党组和任建新院长的关心、支持下,在林准副院长的直接领导下,法研所创办了全国法院第一部综合性案例出版物——《人民法院案例选》,林准副院长亲自抓案例挑选,每次全国法院案例选通讯编辑会成员都参加,高质量的案例选在当时全国法院系统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曾经于1999年4月至2004年11月任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法定代表人、主持日常工作的副所长曹三明回忆,“那时的法研所虽然只有五个人,但和法官学院合署办公后借用了法官学院很多资源,和法官学院的相关部门一起做了很多事情。”让曹三明印象最深刻的还有当时法研所仅有的五位工作人员的敬业精神,编辑工作按照学科分,王观强负责刑事部分、杨洪逵负责民商事部分、金俊银负责行政部分、彭英和何兰同志负责编务和与通讯员的联系工作。法研所出版的《人民法院案例选》,一季度一期,每期一百多万字,给全国的审判工作提供了难得的智力支持。
  (摘自《法制日报》蒋安杰:《中国应用法学所走过20年》)
  《人民法院案例选》创刊于1991年,在老一辈责任编辑杨洪逵等人的不懈努力下,树立了其品牌地位。2004年11月,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重组后,对案例选的编写体例和栏目等进行了改革,2007年初向全国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案例选编辑工作规则》,对案例的写作作出了进一步规范。我从2005年底开始担任案例选的责任编辑,对案例的编选工作有一定体会。
  从《案例选》的编写来说,其从创刊之初,就将其目标定位于:及时反映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基本状况和执法水平,总结经验教训,宣传社会主义法制,增强审判工作的社会效果。这在我们新近下发的《〈人民法院案例选〉编辑工作规则》中得到了再次肯定。
  案例是人民法院审判工作概况的反映,甚至是一定时期社会概貌的反映,因此,《案例选》是重要的资料记录。《案例选》的上述作用是创刊之初,最高法院就认识到的。正如最高法院林准副院长在1992年《案例选》第一次通讯编辑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编辑案例选是一件实事,我们应当把编辑案例作为我们法院的一项基本建设来抓好这件事,而不是把它仅仅看作是编一本书。
  (摘自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郎贵梅:《案例的选择与编写》)
  读者兼作者说——
  我一直把自己当作法条主义者,研究法条是我的乐趣;我还一直把自己当作实务工作者,因此我个人非常喜欢钻研案例。这些习惯20多年了,无论是当年在法院还是现在供职于法制办,我还在坚持。

  《人民法院案例选》我家中有多个版本,因为她是连续出版物,今天还在出版。

  现在我也有购买,但时间原因确实看得不多了。当年我可是认真研析的。
  我还要感谢已故的杨洪逵先生,是他将我的文章润色修改后发表在《人民法院案例选》。一个基层县法院的年轻人能够为最高法院的法学大家所赏识,你不能不感到幸运。(王学堂)

  那年,从校园踏进法院大门,窃以为历经数年的本硕攻读,殚思精虑的专业研习,胜任办案并非难事。当饱学的丰满理论遇见骨感的司法实践,面对厚重的案卷,形形色色的当事人,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虽有千言万语的理论积淀,却难以在细微的个案前展露峥嵘。一件件案件裁判,虽勤勉竭力,伴随的缺憾总如影相随。一次在同事的办公室,我翻阅了《人民法院案例选》,顷刻与它暗结同心。就在这本书里,刑事、民商事、行政,各种类型案件样样俱全;体例上,裁判要点、裁判理由、案例注释、抽丝剥茧,次第展开。于是,我们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相随相伴。办公室里,藏书增多了,唯有《人民法院案例选》在书柜的位置依然主流。

  多年来,我已成为《人民法院案例选》的忠实读者,《人民法院案例选》如细雨润无声般地影响着我的司法理念、司法能力与司法技术,我也从一个青涩书生转身为熟练的裁判专家,并走上管理岗位。在案件的裁判和管理中,常发现一些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价值衡量的疑难案件,其裁判结果不但对当事人产生密切的利害关系,同时对社会公众的预期发挥着指引作用。我开始了案例的搜集、筛选与撰写。

  在写作过程中我深感:作为法官,仅做忠实的读者,是对《人民法院案例选》单向度的索取;撰写案例,积极投稿,建立良性的双向度互动是增进了解,相知交融的内在逻辑。法官有着别人羡慕不已的案例资源,合理开发利用,利人利己。其实,每一次撰写的过程都是审判思路的再次回顾与梳理,也是裁判理念的又一次升华。撰写案例是法学理论与审判实践的有机结合,是最佳的司法调研。每当看到投稿变成了铅字,艰辛的感觉已成过去,只为那书卷的幽香而陶醉。( 杜豫苏)

  也有人对案例选进行了文本研究 ——
  以上,是他们的讲述。
  希望小编从四处挖掘来的这些回忆碎片能呈现出《人民法院案例选》的一些发展脉络和历史侧像。
  欢迎点击“写留言”,告诉法友们你和《人民法院案例选》的故事。
  可以是一篇案例的入选经历,也可以是一次释疑,一个启发,更可以是多年不离不弃的笃定情谊。
  小编会精选动人的讲述和讲述中难忘的案例,以此次“分类重排”的新面目,在“法信”公号陆续推送给读者。

  法信 · 推荐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应用法学研究所 编
出版时间:2017年2月
出版社:人民法院出版社
责任编辑:韩旭光